<i id='79mpw'></i>
          <dl id='79mpw'></dl>
          <span id='79mpw'></span>
        1. <i id='79mpw'><div id='79mpw'><ins id='79mpw'></ins></div></i>

          <code id='79mpw'><strong id='79mpw'></strong></code>
          <fieldset id='79mpw'></fieldset>
          <acronym id='79mpw'><em id='79mpw'></em><td id='79mpw'><div id='79mpw'></div></td></acronym><address id='79mpw'><big id='79mpw'><big id='79mpw'></big><legend id='79mpw'></legend></big></address>

        2. <tr id='79mpw'><strong id='79mpw'></strong><small id='79mpw'></small><button id='79mpw'></button><li id='79mpw'><noscript id='79mpw'><big id='79mpw'></big><dt id='79mpw'></dt></noscript></li></tr><ol id='79mpw'><table id='79mpw'><blockquote id='79mpw'><tbody id='79mp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9mpw'></u><kbd id='79mpw'><kbd id='79mpw'></kbd></kbd>
        3. <ins id='79mpw'></ins>

            禿尾巴老李

            • 时间:
            • 浏览:17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從前有個女人,嫁與李傢村李福為妻,新婚三個月,到河邊洗衣裳。

              洗累瞭,她站起身,想要舒展一下手腳。一抬頭,看見河邊樹上有一顆大李子。那顆李子有雞蛋大小,長得圓潤飽滿,已經熟透瞭,紅得很是漂亮。女人覺得奇怪,這時積雪初融,正是春暖花開時節,李樹的花還沒有謝,怎麼會有成熟的李子呢?

              雖然疑惑,但是果香誘人,她忍不住還是把那顆李子摘下來吃瞭。李子甜酸可口,鮮美多汁。吃過果子,女人心裡覺得十分滿足。她蹲下身子,繼續洗衣裳。洗好衣裳,就聽見肚子裡面隱約傳出風雷的聲音,一個胎兒在她腹中輕輕顫動。

              女人懷孕懷瞭十四個月才生產,臨產的那天正是二月初二,窗外風雨大作、電閃雷鳴,女人痛得昏死過去。等她醒來,發現那孩子全身上下烏溜溜的,大約有兩尺長,仔細一看,那傢夥竟然長著四隻爪子,一條尾巴,正嗷嗷叫喚。

              “我們正當人傢,怎麼會生出這麼個怪物?”李福十分懊惱,對老婆說,“這東西我不要它,抱出去扔河裡!”

              “沒錯,他有點醜怪,不過再醜怪也是我的孩子,就讓我養著吧。”女人把孩子抱起來,讓它吃奶。那小怪物一碰到母親的乳頭,就用力地吸吮,它大口大口吃奶,吃著奶,它身體漸漸發生變化,爪子尾巴縮進身體去瞭,很快長出尋常嬰兒的手腳來。

              母親越看越高興:“你瞧,不是什麼怪物,是個胖壯小子呢!這傢夥黑不溜秋,就叫李黑吧,好不好?”

              李福再湊過去一看,妻子懷裡抱著的,真真切切是個黑不溜秋的男孩兒,手腳齊全,五官端正,雖然身子黑,但不是什麼怪物。李福也就不再吭聲瞭。

              於是,那孩子就叫李黑。

              很快李黑長到六歲,他身強力壯,力大無窮,每頓吃三四碗飯,又死活不肯斷奶,每到夜間總要回母親懷裡吃一頓奶才歡喜。他生性愛那荒郊野外,不喜歡待在傢裡,性情又特別喜歡水,每日清晨便要下河玩耍,玩到天黑還不回傢。

              一天傍晚,起瞭風,下起雨來,那李黑還在河裡玩,光著身子在河水裡追魚逐蟹。李福拿瞭棍子到江邊揍他,想要趕他上岸。沒想到,一棍子抽下去,那李黑兒突然跳起,騰起雲霧,變成瞭一條墨黑粗壯的龍,他口中噴火,朝他父親吼瞭一陣,突然一頭鉆進河底去,不見瞭。

              “我原先就說那傢夥是個怪物,這不真變成怪物瞭嗎?這下好瞭,跑瞭便再不要他回來。”李福叮囑他老婆道,“以後要關好門戶,不能讓他再回這個傢。”

              李黑母親心裡忐忑不安,十分擔心,想著兒子獨自在外頭,流瞭一夜眼淚。

              打那日起,李黑好幾天沒有回傢,也不知哪裡去瞭。

              一天清晨,長夜將盡,白日將臨,一條黑龍突然撞開窗戶,飛入李福傢中,他徑直來到母親床前,嗷嗷叫著要吃母乳。母親見到黑龍,嚇得半死,但她認得是自己孩兒,還是解開衣裳讓他吃奶:“黑兒,你可要小聲,不要吵醒你的父親。”

              黑龍用力吸吮母乳,他這會兒變成龍身,身體龐大,力氣又猛,才吸幾口,母親吃痛不住,再加上驚懼過度,慘叫一聲,暈死過去。

              李福聽得異響,起身一看,隻看見一條黑龍在自傢屋子裡頭,龍頭探入自己老婆懷裡,正纏著吃奶,那龍尾巴卻高高繞上屋梁,雨滴和冰雹“滴滴篤篤”從屋梁落下來。

              李福又驚又怒,一手掄起一把鐵鍬,向那黑龍劈去:“來瞭就不要走,我打死你這造業乖張的孽子,免得以後禍害祖宗!”

              黑龍十分警覺靈敏,聽見鐵鍬劈來,即刻掉轉龍頭,想要飛出窗外。但屋子狹窄,轉身時他的龍尾巴拖到地下,李福手舉鐵鍬砍下來,正正砍中龍尾巴,“卡嚓”一聲,龍尾應聲斷瞭。

              等到黑龍飛出窗外,已經成瞭一條禿尾龍。

              黑龍失瞭尾巴,又是疼痛又是悲痛,躲在河底養傷,但他掛念母親,不得安生,每到長夜將盡,晨曦來臨的時分,他都想要回傢去看看。一日又一日,禿尾巴黑龍在屋頂盤旋悲吟,帶來風雨和冰雹,他一來,冰雹就“滴滴篤篤,滴滴篤篤”落到屋頂上。

              李福一聽到龍吟聲和冰雹聲,馬上手舉起鐵鍬站出門口,仰起頭,對屋頂的禿尾龍痛罵不停。

              他的母親受瞭這場驚嚇,得瞭一場大病,因為缺醫少藥,不久病死瞭。去世那天,正是農歷的六月初八,李福大哭一場,把她葬到山上。

              母親下葬下那天,禿尾黑龍在山頂久久盤旋,不肯離去,那座山因此終年雨霧迷蒙,也因此草木蔥蘢。那段時間,山下常常下雨,每到雨天,當地人就說:“這是禿尾李黑龍在哭他的母親哩。”

              黑龍為母親守喪守瞭三年,三年後,他離開故鄉山東,去瞭遙遠的異鄉。

              人們在黑龍母親安葬的地方建瞭一座龍母廟。有時長久天旱不雨,人們就到龍母廟燒香求雨。隻要誠心,一求就會靈驗。人都說,這是因為黑龍孝順的緣故——那禿尾黑龍雖然遠在異鄉,但他最聽母親的話,總是母親一喚,他就會回來,為鄉親們降雨。

              再說那禿尾李黑龍,他離開山東,無傢無累,隻身遊歷三山五嶽,就這樣東遊西逛,在外面流浪瞭好幾年。有一天,天朗氣清,黑龍心情開朗,朝東北方飛行瞭幾千裡,飛累瞭低頭一看,隻看見一條彎彎曲曲的大水從大地流過,江水清澈迷人,兩岸青山聳立,樹木長得鬱鬱蔥蔥。

              “這真是個好地方!”

              禿尾李黑龍在高空中,沿著那條江,從江頭飛到江尾,又從江尾飛到江頭,然後他從雲端降落,一頭紮進江裡。那江水清涼愜意,黑龍滿心歡喜,便順著江流遊戲玩耍,從江頭遊到江尾,在江中翻騰暢遊,十分快活。

              這條江叫做白龍江,江中原有一條白龍駐守。那白龍富甲天下,這會兒,白龍正在水府龍宮賞寶養神。突然聽到水響,白龍便走出水府巡視,一出府門,就看見一條禿尾黑龍在江中遊耍,獨個兒玩得正歡,白龍不由得怒從心上起:“好你個禿尾巴野小子,竟然敢闖入我的領地!”

              白龍口噴白色電光,擲出風雷,張牙舞爪朝黑龍猛撲過來。

              黑龍連忙閃到一邊:“白龍不要動怒,有話好好說,這條江清澈甘美,我倆一同遊玩可好?”

              “廢話少說,看你出身低賤,身體殘缺,到這裡來真是玷污瞭白龍江。你怎麼配與我一同遊玩?你給我快快滾開!”

              黑龍聽到這話也心生怒火:“憑什麼啊?你這樣仗勢欺人,好沒道理。”

              白龍怒吼著再撲過來,一條白龍,一條黑龍,你來我往,在江底下打鬥起來。白龍法力高深,而黑龍年幼力弱,又斷瞭一條尾,身體不能平衡,再加上從來沒有打鬥經驗,沒鬥幾個回合,黑龍便累得氣喘籲籲,毫無還手之力,身上被白龍抓出斑斑駁駁的血痕。

              好漢不吃眼前虧,黑龍虛晃一爪,一抽身躍出水面,變作一個黑衫少年,沿著江邊小路,一路跑入深山老林。

              白龍也不追趕,大笑著自回水府去瞭。

              說那黑龍,正跑著,突然腳下被一根大木柴一絆,李黑狠狠摔瞭一跤。爬起身,回頭一看,絆倒他的不是什麼木柴,卻是一個人。

              李黑連忙把那個扶起來,一看,原來是個壯實的采參老人,那老人看上去五十來歲,滿臉風霜,一隻手緊緊拽著一把挖參的鏟子,另一隻手握著一個空空的褡袋。老人睜開眼看到李黑,張開嘴想要說話,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他伸出手指,指向遠處山溝的茅屋。

              李黑明白他的意思,馬上背起老人,翻過山溝,走進那間茅屋,把老人放在床鋪上。老人又用手指指向一根小人參,示意李黑拿去煮湯。李黑燒起火,煮瞭一碗人參湯,喂那老人喝瞭。

              喝過參湯,老人才緩過氣來。

              李黑問他:“老伯是哪裡人,為什麼獨自昏倒在山路上呢?”

              “一言難盡啊!我原本是山東人,在這裡挖瞭十幾年人參,人人叫我‘老把頭’。”老人嘆瞭口氣,“前天,原本福星高照,皇天眷顧,讓我挖到一棵千年人參。沒想到,才剛得寶,又馬上失瞭寶。”

              李黑一聽,馬上變得憤怒:“這地方有強盜?”

              “要說強盜,也算是強盜瞭——那白龍江裡的白龍,自稱是江裡龍神,其實比強盜還不如!他喜怒無常,時常強搶民間女子,一不順意,就要發大水淹田淹地。他又喜好人間珍寶,我那千年人參一挖出土,他就嗅到瞭,當即駕起一團雲來搶,我躲閃不及,被他一尾巴掃倒在地,搶瞭千年人參歸水府。可憐我人老力衰,在路邊昏迷兩天醒不轉,若不是遇見你仗義相救,隻怕性命也難保——唉,後生你又是哪裡人,為什麼來到這片深山老林?”

              李黑說:“我也是山東人。隻因母親早逝,我被父親嫌棄,故鄉不容,無傢可歸,昨日才流浪到這裡。剛剛在江水那邊被惡人打傷瞭,現在也無處投靠。如果老伯不嫌棄,我就在這茅屋住下,相互間也好有個照應。”

              老把頭一聽十分高興,於是李黑在茅屋住下,他每日清晨早起,馬上扛一把鋤頭到山坡開荒種地。那片山坡滿坡全是大石頭,李黑硬是一塊塊背起,背到後山的深潭邊,在潭邊築起一道高高的石堤。李黑力氣又大,人又能吃苦,很快開好一塊田地,在田裡種瞭麥子,麥子一種下,馬上又養瞭一群羊。

              當下風調雨順,到瞭秋天,李黑種的麥子收成很好,十二隻小山羊也長成大山羊瞭。

              收瞭麥,磨瞭面,李黑脆在地下,向老把頭磕瞭三個頭,說:“老伯,你我有緣相聚,也是鄉親,現在我有一事求你,請老伯務必應允。”

              老把頭連忙扶起他:“黑兒,這大半年你我相依為命,你有什麼話直說不妨,隻要做得到,我一定盡力。”

              “不瞞老伯,我雖是凡人所生,卻是一條真龍。我母親吃瞭暮春李子有感,懷孕生下我——後來我才得知,那顆李子原本是上天孽龍的耳朵。我經歷凡胎孕育,吃母乳成人,也略略懂得人間仁義。那江裡白龍強搶民間女子,搶奪人間珍寶,又時時興風作浪,沉船搶劫,我一直想要鏟除它。無奈從前力氣不足,糧食也不夠,沒有必勝的把握。”

              老把頭看看剛收下的麥子,沉吟一會,問道:“你現在有把握嗎?”

              “如果老伯幫我,有八九分希望。”

              老把頭忙問:“怎麼幫?”

              李黑說:“我明日入水與白龍打鬥,江上泛黑水,便是我浮上水面,你就往旋渦扔一隻山羊,再倒一籠饃饃。我吃飽瞭,力氣充足,自然支撐得下去。等到黑水下沉,白泡升起,你便往旋渦處撒生石灰,扔大石頭,那白龍被石灰迷眼,受石頭幹擾,我便有機會勝他。”

              “這樣好,我年老力弱,就叫上附近山東老鄉一起到江邊幫你。”

              兩人當即蒸好十二籠饃饃,又上山準備瞭大石頭和生石灰,通知瞭附近的山東老鄉,當晚便好好睡瞭一覺。

              第二天一早,李黑躍入江中,現出原身,粗壯矯健的禿尾黑龍,到水底去找白龍喊戰。

              白龍出瞭水府,見是從前那條禿尾巴黑龍,不由得哈哈大笑:“禿尾小子,手下敗將,你又來找打?”

              黑龍正色道:“我這次來,要和你一決輸贏。如果你勝,我任你處置,要殺要剮隨你心意。如果我贏,你要離開這江中水府,遷到山裡龍潭居住,從此修身養性,再不可為害人間。”

              “禿尾小子,你好大口氣,快過來受死!”

              兩條龍一個噴白火,一個噴黑火,在水底翻騰打鬥,隻攪得江底泥沙泛起,江面惡浪滔天,天上集結瞭濃雲,人間彌漫著霧氣。

              老把頭叫來附近的山東老鄉,齊聚在江邊等待,過瞭一個多時辰,也沒見龍躍出水面,正焦急呢,忽然看見水面翻起黑浪,那山東鄉親連忙向黑水旋渦扔下一隻山羊,倒入一籠饃饃。

              過一會,黑浪下沉,江面冒出白泡,他們齊齊朝那白泡倒生石灰,扔大石頭。

              兩條龍在江裡大戰瞭三天三夜,黑浪白泡交替瞭十二回,十二籠饃饃,十二隻山羊全扔下水,江面漸漸恢復瞭平靜。

              等到江岸雲開霧散,一條禿尾巴黑龍躍出水面,人們看到它用鐵鏈鎖瞭白龍,飛入林木茂密的深山。

              深山的那個深潭,從那時起,就叫做白龍潭。那白龍果然信守諾言,從此在潭中修心養性,不再興風作浪。

              那江水換瞭黑龍鎮守,那黑龍恪盡職守,按季節興風播雨,因為風調雨順,江兩岸年年都有好收成。人們時時見天上有黑龍行雲佈雨,知道他姓李,就都親切地喚他“禿尾巴老李”,又尊稱它為“黑龍王”,日子一久,那條江也改名為黑龍江瞭。

              那禿尾巴老李感謝山東老鄉的幫助,也格外照顧他的山東老鄉。黑龍江的船老大全都知道黑龍王這脾性,每每開船渡客,總要問一聲:“船上有沒有山東人哇?”

              不管有沒有,隻要有人回答一聲:“有哩——”就能保證一帆風順。

              有時船開到江心,江上躍上來一條鯉魚——人們說,這是禿尾巴老李給山東老鄉送禮來瞭。船上的人呢,也不當真收這個禮,往往也就捉起鯉魚,放回江裡,說一聲:“情收瞭,魚放回,多謝老李哩!”

              那黑龍王身在黑龍江,仍然時時掛念遠在山東的母親,每到母親的忌日,也就是六月初八,他要回到母親墳前拜祭,他每次來,帶來的風雨和冰雹,往往能緩解山東六月的暑旱。禿尾巴老李的故事,這就講完瞭,聽完故事你記著,那禿尾巴黑龍王,他在黑龍江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