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xqy'><em id='smxqy'></em><td id='smxqy'><div id='smxqy'></div></td></acronym><address id='smxqy'><big id='smxqy'><big id='smxqy'></big><legend id='smxqy'></legend></big></address>

    <code id='smxqy'><strong id='smxqy'></strong></code>
    1. <fieldset id='smxqy'></fieldset>

    2. <ins id='smxqy'></ins><dl id='smxqy'></dl>
    3. <tr id='smxqy'><strong id='smxqy'></strong><small id='smxqy'></small><button id='smxqy'></button><li id='smxqy'><noscript id='smxqy'><big id='smxqy'></big><dt id='smxqy'></dt></noscript></li></tr><ol id='smxqy'><table id='smxqy'><blockquote id='smxqy'><tbody id='smxq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mxqy'></u><kbd id='smxqy'><kbd id='smxqy'></kbd></kbd>
    4. <i id='smxqy'><div id='smxqy'><ins id='smxqy'></ins></div></i>

      <span id='smxqy'></span>
      <i id='smxqy'></i>

          邪鎮疑雲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五年前,我從師范畢業,分配至我市一鄉鎮中學─雨水中學任教。雨水鎮是本縣最大的鄉鎮,地處南北交通往來必經之路,經濟相對而言也比較發達,而且是個千年古鎮,至今還留有戰國時期的古城墻。

            到瞭學校,我受到師生的熱烈歡迎。學校分給我一間單獨的房間作為寢室。學生的基礎較差,但都很用功,其中最用功的要算尤蓉瞭,她是我的課代表,學習特別用功,人也很漂亮乖巧。我很喜歡她,經常給她補課。

            我一般星期五下午沒有課,上午十點半上完課,就回縣城和傢人團聚。

            記得一個星期五的上午上完課後,天開始飄著小雨,我抄近道往車站趕。這條小路我曾經走過一次,很快就可以到瞭。但奇怪的是,這次我怎麼都走不到頭。我轉來轉去,轉瞭兩個多小時都轉不出去。想找個人問問,才發現周圍隻有幾座孤零零的房子,還有幾座墳墓,走來走去都是在繞圈。當我走得快筋疲力盡的時候,雨停瞭,太陽也出來瞭。我也稀裡糊塗地走瞭出去。走出去我回頭看瞭看,原來我剛才一直在圍著墳堆轉圈圈!

            周日回來時,我約上一個同事一起回來,還是從小路走,很快便回到學校。回到學校後,我對同事說瞭這件事,他臉色微微有瞭變化,欲言又止。我急忙追問,他說:“這很正常,雨水以前就被稱為邪地,就是因為地形復雜而已。你對這裡還不熟悉,迷路是很正常的,以後別一個人走就行。”當時我便心下坦然瞭,不再想這件事情。

            我永遠忘不瞭那個星期二的早晨,傳來尤蓉被害的噩耗,因為前一天晚上她還在我寢室裡補課,她回傢時天有些晚瞭,我讓她留下來,她說她父母會著急的,我便沒有挽留。在路上,她碰到瞭壞人,並被糟蹋後殺害瞭。聽看到她屍體的人說,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流露出恐懼的神色,身邊還有我借給她的參考書。

            他的父親尤福得知消息後,本來已花白的頭發一夜之間全白瞭。他來學校拿尤蓉的遺物時,我見到瞭他。本想安慰他一下,但見他的神情已木然,一言不發,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瞭。尤蓉的死和我多少有點關系,要是我不給她補課的話,或者把她留下來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的內心充滿瞭愧疚。她的父母雖沒追究學校和我的責任,師生們也沒說我什麼,但我總覺得他們看我的眼光有些異樣。

            我受不瞭他們的眼光,決定搬出去住。在學校門口有一戶人傢,兩層小樓,三代同堂,他們還養瞭條狗,狗看到我還算客氣。我們都姓曲,這使我們都很高興。他們說反正房子空著也是空著,住人瞭更好。我要給錢,可他們堅決不要,說我隻要有時間的話給他傢的孫子補補英語就行,我一口答應下來。我在二樓找到一間房子,挺寬敞的,稍微打掃一下就搬進來瞭。

            現在我隻上課吃飯時去學校,一下課便回到自己的“傢”裡,在屋裡備課,批改作業。他們傢的人都很和善,爺爺話很少,奶奶在院子裡種瞭一些瓜果蔬菜。兒子開出租,媳婦在鎮上開瞭一間服裝店,孫子小明也很乖。這一傢過的日子很是滋潤富足。每當傢裡做點好吃的就給我端過來。

            尤蓉被害的案子很快就破瞭,兇手是附近張屠夫的兒子。張屠夫早已不殺豬瞭,傢裡蓋起瞭五層樓,但唯一的兒子卻不學好,偷雞摸狗,惹是生非。聽說張屠夫和尤福還是拜把子兄弟,竟然發生瞭這種事情!

            我的心情剛平靜下來,但好景不長,很快又出事瞭:學校裡兩個學生偷偷溜出來,跑到附近的深潭裡遊泳,結果雙雙溺死。學生傢長到學校裡鬧個不停,校長被撤職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一位婦女騎自行車撞在瞭樹上,竟然撞死瞭;一孽子砍死瞭自己的親生父母;半月後,兩輛卡車將一人活活夾死……

            小鎮人開始惶惶不安,甚至傳出謠言:雨水本來就是個邪地,有位公主死在這裡,現在公主開始招人來伺候她瞭。每隔半個月就來抓一次人。我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但我算瞭一下日期,的確是隔半月左右。

            這天下晚自習回去,我老遠就聽到房主的兒子兒媳房間傳來打罵哭叫聲。我忙沖進去,一進門就聞到刺鼻的酒味。隻見兒子和媳婦打成一團,孫子小明在一邊哭喊。我沖上去拉他們,小明反應過來,也幫著我把他父親拉開瞭。不過他們掙脫瞭又糾纏到瞭一起。幸好這時兩位老人回來瞭,才把他們拉開。原來兒子小曲喝多瞭去打牌輸瞭便回來打老婆。別人的傢務事不宜多問,我趕緊上樓睡覺。

            接下來的幾天,天天聽到他們的屋子傳來打罵聲,有一次媳婦竟然躲在廁所裡喝農藥,恰巧被我看到瞭才幸免於難。這段日子曲奶奶的話也少瞭,曲爺爺更一言不發,有時我竟覺得他好像在偷偷地觀察我。

            這天,我剛進屋,曲爺爺就讓我去他的屋裡。我很奇怪,但還是跟進去瞭。他從床底下拿出一個鞋盒,又從鞋盒裡拿出一團佈,打開佈,隻見裡面是一個紅色的手鐲。他拿著手鐲問我:“最近鎮上發生的事你都知道吧?”“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和這鐲子有關。”他看著我,見我一臉疑惑,便嘆瞭口氣說,“給你講個故事吧,這個故事是我親身經歷的……”

            十年前的一天,尤老大和張屠夫來到瞭曲爺爺傢。原來,他們倆在附近的水潭裡發現瞭一個洞穴,他們認定裡面藏著什麼寶貝。他們需要曲爺爺的幫助,因為曲爺爺的水性是全鎮數一數二的。曲爺爺經不住他們的軟磨硬泡,再加上傢裡當時也挺困難的,便隨他們去瞭。

            夜裡,他們悄悄地潛下水,順著堤岸,在水下大約六七米的地方,找到水流最緩處,摸到瞭一塊長滿瞭青苔的巨石。三人合力推開瞭石頭,裡面露出一個洞穴。三人打開早已包在油紙佈裡的手電,竟然發現裡面是斜向右前方的臺階。他們順著臺階向前走,水越來越少瞭,巖壁也變得幹燥起來,最後三人到達瞭一間石屋。石屋中間擺著一副棺材,周圍有幾堆白骨。他們打開棺材的蓋子,見裡面躺著一具女屍。女屍頭發還完好,身體已風幹,衣服一碰就化成灰燼。屍體旁有許多的珠寶首飾。尤老大和張屠夫上去就搶,曲爺爺害怕那女屍及白骨,沒敢上前。張屠夫怕他告密,把一個從女屍手腕上取下來的手鐲硬塞給瞭他。

            回來後,尤老大和張屠夫兩人把東西偷偷賣瞭,很快便發財瞭。曲爺爺不敢拿出手鐲,把它埋在瞭院子裡。

            誰知道,三個月前,曲奶奶挖菜地時,那手鐲竟然被狗刨瞭出來。曲奶奶拿給曲爺爺看,曲爺爺忙說是個假的,曲奶奶便沒多想就讓他扔瞭。爺爺見十年過去瞭,也沒什麼事情發生,就沒有再埋瞭它,自己收瞭起來。隻是自己常常一個人偷偷拿出來觀賞。奇的是,他發現這個手鐲會變色,慢慢變紅,等它紅得似乎要滴血時,又突然褪色,再慢慢變紅,周而復始。

            一開始,爺爺知道這是個寶物,但當他聽到別人說,鎮上每半個月就死人時,才突然想起,每半個月,手鐲就紅一次。於是他留意瞭一下,當手鐲最紅的時候,總是要發生事情。他震驚不已,心裡很害怕,更怕傢人發現這個秘密。

            現在手鐲又紅瞭,曲爺爺把手鐲遞給我,隻見紅似鮮血。

            “還有兩天,我預感到兒子媳婦要出事瞭。我死不足惜,他們一出事這個傢就完瞭。”老人嘆瞭口氣,“我覺得你可能和我們傢有緣吧。我把事情告訴你,或許會有救。”說完他期望又絕望地看著我。

            我該怎麼辦?當時怎麼不學算命、八卦捉鬼什麼的?學英語有什麼用?我冥思苦想毫無頭緒,隻有先看看該鎮的歷史瞭。

            我到瞭縣文化館,查該縣的縣志,竟然發現瞭一件古代的事。

            宋朝末年,金人進攻大宋。金國一位公主隨軍來到瞭該縣,不慎被埋伏的散兵殺死。金人隨後在該縣進行瞭一場屠殺,並把公主埋在當地,搜刮瞭當地富人的金銀首飾來陪葬。他們原定等拿下大宋後,再回國隆重安葬公主,但後來金國又被蒙古人擊敗瞭,遷墓之事無法實施。

            我就此事詢問瞭館長,他說,後人並沒有找到金國公主的墳墓,所以這傳說未必是真的。

            我問館長有沒有什麼首飾之類的介紹,他給瞭我一本發黃頁碼不全的書—《靈器怪談》。這本書是清朝無名氏編撰的。在上面我找到瞭一篇介紹“悲喜鐲”的文章,說這個鐲子是春秋時期一名匠人制作的,隨著時間變化會變色,色如鮮血。如果誰得到它,如果不讓它見光,就可保佑主人。否則的話,鐲子每隔半月便要吸一次血,對主人也會產生傷害。

            “悲喜鐲”歷代由皇傢密封收藏,宋後下落不明。

            我不知道手鐲怎麼到瞭公主的手中,我想會不會是這樣:宋朝當時準備瞭很多珍奇異寶向金求和,會不會悲喜鐲也在其中?

            第二天,我坐上瞭回雨水的車,中途有一背著佈袋子的老人攔車,上來後卻沒錢買票。司機要趕他下去,我以為他是乞丐,便幫他把錢付瞭。老人向我道謝後坐在我的身邊,打量瞭我一下,便問我是否遇到難事,我不知該怎麼回答。

            老人說:“我倆有緣,你帶我去吧。”我覺得老人不似平常人,就帶他回到瞭曲爺爺傢。曲爺爺正在暗自垂淚,兒子媳婦仍在吵架。他毫不關心,好像與他無關似的。我正要把老人介紹給曲爺爺,老人搶著說:“我看貴宅數日之內要有血光之災。”曲爺爺一聽這話,“撲通”跪在老人的面前叩頭道:“請先生救命,我願拿我的命來還債。”

            “你把來龍去脈給我說說吧。”

            曲爺爺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述瞭一遍,又把手鐲拿給老人,我又把我在文化館看到的東西告訴瞭他。他沉吟瞭半晌說:“我也不知道行不行,隻能試試瞭。你帶我去潭邊看看吧。”

            到瞭潭邊,曲爺爺把下水的地方指給我們看,並把在水裡後來怎麼走的,在陸地上演示瞭一番,下面墓地的位置竟然正對著我當初迷路的小道,我不由得起瞭一身冷汗。

            回到潭邊,老人拿出瞭手鐲,對著空中小聲念瞭幾句話,又從他的佈袋子裡拿出瞭一張符,燒著瞭圍著手鐲繞瞭一圈,然後把手鐲交給爺爺,讓他扔下水去。爺爺的手顫抖著,將手鐲丟到瞭水裡。手鐲在水面上打瞭個漂,慢慢地沉瞭下去,水的顏色由清變紅,好久才慢慢散去。

            我們謝過瞭老人,老人說:“環環相報,我救不瞭你。”說完就走瞭。

            我們回去後,老人的兒子兒媳已不吵瞭。第二天,他們也手挽手地出來瞭。

            誰知半月後,曲爺爺去世瞭。

            一年後,我調回瞭縣城。這件事情一直埋在我的心底,對誰也沒說過。

            前幾天,雨水的同事給我打瞭個電話,談起瞭過去的一些人和事。他突然說:“你知道嗎?在深潭裡發現瞭一個古墓,被盜過瞭。”我說:“我早就知道瞭。”不等他問便掛瞭電話。

            真相大白瞭,我也可以公開這個秘密瞭,所以我寫瞭這個故事,讀者也可以把它當作虛構的小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