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4ui52'></fieldset><dl id='4ui52'></dl>

    <ins id='4ui52'></ins>
    <i id='4ui52'></i>
      <acronym id='4ui52'><em id='4ui52'></em><td id='4ui52'><div id='4ui52'></div></td></acronym><address id='4ui52'><big id='4ui52'><big id='4ui52'></big><legend id='4ui52'></legend></big></address>

      <code id='4ui52'><strong id='4ui52'></strong></code>

      <i id='4ui52'><div id='4ui52'><ins id='4ui52'></ins></div></i>
    1. <tr id='4ui52'><strong id='4ui52'></strong><small id='4ui52'></small><button id='4ui52'></button><li id='4ui52'><noscript id='4ui52'><big id='4ui52'></big><dt id='4ui52'></dt></noscript></li></tr><ol id='4ui52'><table id='4ui52'><blockquote id='4ui52'><tbody id='4ui5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ui52'></u><kbd id='4ui52'><kbd id='4ui52'></kbd></kbd>
    2. <span id='4ui52'></span>

          孽債三十年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1

            宋朝年間,天下大亂,弄得民不聊生,由此九虎山一帶山賊蜂擁而起,紛紛三五成群占山為王,肆意打劫過往的商旅與附近的村莊。作惡多端的張臂自然而然成瞭官府的頭等通緝犯,無奈張臂武藝高強又十分狡猾,一次次臨陣逃脫,根本沒把官府放在眼裡。

            為瞭安撫民心,官府立刻從全國上下調遣瞭一名年輕有為的鐵捕頭走馬上任。鐵捕頭雖然剛剛三十出頭,卻已立下漢馬功勞,名聲鵲起,令歹徒聞風喪膽。

            鐵捕頭一上任便不辭辛苦四處走訪,漸漸摸清瞭張臂的底細。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鐵捕頭帶領全部捕快集中兵力圍剿張臂,打瞭個張臂措手不及。張臂連中幾箭負傷而逃,鐵捕頭等人窮追不舍。

            追至一個山腳下,張臂突然闖入一戶民宅,鐵捕頭等人不敢輕舉妄動,潛伏在院子外靜觀其變。

            屋子裡的男主人發現有動靜,起身掌瞭燈,看到滿身鮮血的張臂,嚇得失聲大叫。憤怒的張臂立刻舉刀朝他劈頭蓋臉地砍下去,男主人應聲倒下。女主人王梅香哽咽著大聲驚呼,蜷縮在床角瑟瑟發抖……

            鐵捕頭發現情勢不妙,慌忙帶人沖進屋子。眼看逃生無門,張臂突然發現床頭正安睡著一個不滿一歲的嬰兒,情急之下連忙抱起嬰兒威脅道:“放我走,否則我和他同歸於盡……”說著右手已經放在瞭嬰兒的脖子上。

            鐵捕頭不由自主地往後退,讓出一條道路來,焦急道:“你先放下孩子,我答應放你走。”張臂仰天大笑:“官府的話也能信?如果我發現半路有人跟來,我絕不手軟……”說著踉踉蹌蹌地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中。

            鐵捕頭生拍孩子有任何閃失,隻好眼睜睜地放他走。女主人王梅香抱著丈夫哭得呼天喊地,嚷個不停:“救救我孩子……”

            鐵捕頭一邊安慰王梅香,一邊派瞭一名精練的孫捕快悄悄跟蹤張臂。

            次日午時,鐵捕頭仍然不見孫捕快前來衙門匯報,便上山尋找,剛上山不久便在一個廢棄的陷阱裡找到瞭狼狽不堪的孫捕快。原來孫捕快昨日晚上剛跟蹤不久就不小心掉進瞭一個陷阱裡,摔斷瞭骨頭,被困住出不來。陷阱原本是獵人打獵時佈下的,如今真真是壞瞭大事。

            鐵捕頭長嘆一聲道:“如今線索一斷,要再找到張臂堪比登天啊。”

            鐵捕頭立馬動員衙門全體捕快封城搜索,數月下來終究不見張臂的人影。且說那王梅香更是尋兒心切,逢人便問,卻也沒有打聽到半點有用的消息來。

            數月來,張臂的案子一直困擾著鐵捕頭,使他夜不能眠。王梅香又三頭兩頭跑來衙門要孩子。鐵捕頭被逼急瞭,突然打聽到張臂尚有妻兒在城中,一咬牙,把張臂的妻兒作為人質抓進大牢,如果張臂一天不來自首,便多關他們妻兒一天,料想張臂再無情,總不該拋下自己的妻兒不管吧。

            然而整整三年過去瞭,張臂始終沒有來衙門自首。每當看到他無辜的妻兒在牢中受苦,鐵捕頭都於心不忍,但一想到張臂滔天的罪惡,便又鐵瞭心:如果你一輩子不來自首,我便囚禁你妻兒一輩子……

            或許是三年都沒找到自己的孩子,王梅香的淚水流幹瞭,已經看破紅塵,心灰意冷的她削發為尼,從此不問世事。然而這個沉重的包袱卻從來沒有從鐵捕頭的肩上卸下過。

            時間流逝飛快,自從張臂消失後,轉眼就過瞭十五年。世人仿佛忘記瞭這段塵封已久的往事。

            2

            這天,鐵捕頭傢裡張燈結彩,原來是年過四十的他盼星星盼月亮,晚年得子,轉眼就到瞭孩子滿月的大好日子,舉傢歡慶。就在這一天晚上,天降大禍,孩子突然不翼而飛,可嘆孩子丟失時名字都沒來得及取。

            鐵鋪頭立刻動員全體捕快封城搜索三天三夜卻毫無結果,夫妻兩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料想自己做瞭半輩子的捕快,得罪的惡人不計其數,所以毫無頭緒,就在這時候,有個叫花子送來一封信。

            鐵捕頭慌忙拆開一看,頓時嚇瞭一跳。原來寫信人嚴明孩子正在他手中,不過他有個苛刻的條件。

            鐵捕頭立刻給瞭那個乞丐幾兩銀子問道:“可否還記得那人長得這麼模樣?”

            乞丐大笑道:“大人何不仔細看看,我是個瞎子。”

            鐵捕快擺擺手打發走乞丐,鐵夫人憂心忡忡地問道:“到底是什麼條件?”

            “江洋大盜張臂的項上人頭!”鐵捕頭一字一句說道。

            “官府緝拿他十五年,他卻整整消失瞭十五年,從何取得他的項上人頭?”一想到孩子,鐵夫人又掉下來心酸的眼淚,大哭道,“哪個天殺的,你和張臂有仇,為何要拿我孩子做籌碼要挾?孩子是無辜的。”

            “張臂殺人無數,就算是他的仇傢所為,可他的仇傢太多,根本無從查起。怪就怪我這個捕快無能,十五年都緝拿不到張臂,莫非真是他的仇傢拿我兒子要挾,他們之間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又或許是那人和我有仇?”鐵捕頭一下子陷入瞭迷茫之中。

            “莫非是王梅香?”鐵夫人突發奇想。

            鐵捕頭回過神來道:“你猜得不無道理,她的疑點最大,這個王梅香一邊痛恨張臂殺她丈夫、拐她孩子,一邊又痛恨我不能破案,所有她才拐走我兒子,出此下策,好報一箭雙雕之仇。”

            事不宜遲,鐵夫人立刻動身前往王梅香修煉的庵堂,找到主持師太委婉的說明瞭來意,希望王梅香不要記仇,放過自己的孩子。

            主持師太雙手合十淡淡道:“十五年瞭,王梅香歷經喪夫失兒之痛,人世間的事早不過問,自從踏入佛門她就沒踏出去過一步,怎麼可能會偷你的孩子呢?施主請回吧。”

            “我能不能親自見她一面?”鐵夫人問道。

            “她不想再見任何人,施主還是請回吧。”主持師再次下瞭逐客令。

            “我沒別的意思,誤會瞭她,隻是想和她道個歉而已。還望師太無論如何讓我見她一面。”鐵夫人再次央求道。

            師太突然顯出淡淡的憂傷,許久才道:“不瞞施主,其實王梅香已經死瞭好幾年。”

            鐵夫人大吃一驚。師太繼續說道:“王梅香雖然出瞭傢,卻始終沒有放下塵緣,日夜思念丈夫和兒子,久而久之,臥病身亡。”

            鐵夫人隻好懷著悲痛的心情打道回府,回傢與鐵捕頭說瞭此事,鐵捕頭也不禁十分難過,一時又想到瞭自己的孩子,更是心如刀絞。畢竟是人命關天,次日鐵捕頭協同衙門商量一番,請畫師畫瞭張臂的畫像,在城門內外貼瞭一份告示:懸賞緝拿張臂,無論是死是活賞銀千兩……

            3

            告示一出,全城沸騰。一千兩——何其大的數目。隻是三個月過去瞭,沒人緝拿到張臂,甚至連提供線索的人都沒有一個。急得鐵夫人整日以淚洗面,日愈憔悴。

            一天上午,有個樵夫腰別明晃晃的柴刀,站在告示下死死盯住懸賞令,鐵捕頭覺得蹊蹺,緊握刀劍悄悄靠瞭上去。一會兒隻看見那個樵夫啞然失笑。鐵捕頭頓時覺得這個樵夫十分可疑。

            等樵夫一離開,鐵捕頭悄悄把他押到衙門問話,樵夫禁不住鐵捕頭的一再追問,突然嘆息道:“此人已經死瞭整整十五年,官府居然懸賞千兩取他項上人頭,太可笑瞭。”

            “你剛才所說是真是假?”鐵捕頭連忙問道。

            “一字不假。”樵夫回憶道,“我記得清清楚楚,十五年前的一個晚上,天將亮時,有個威猛的漢子滿身鮮血闖入我的屋子,腿上和胸上各有一支斷箭,一進門他就說讓我給他找點吃的。我嚇得半死,讓妻子躲進屋,給他下瞭碗面條,當我把面條端給他時,發現地上已經一灘鮮血,那人已經死瞭,後來我連夜把他埋瞭,想不到他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洋大盜張臂。”

            隨後樵夫立刻帶著鐵捕頭等人來到樵夫的傢鄉,樵夫傢處於偏僻的半山腰。鐵捕頭在一個隱秘的土堆上挖瞭不到半米深,果然看見一具屍體,已經腐爛,隻剩下白森森的骨頭,腿骨與胸骨處依然殘留著斷箭,可見樵夫並沒有說謊。

            鐵捕頭把殘箭拿在手裡細心觀看一番,更加堅信眼前的屍體就是張臂,殘箭的箭頭上明顯烙有衙門獨一無二的標志,十五年前的一件往事不經意間爬上瞭他的心頭。

            十五年前剛剛上任的鐵捕頭帶領眾捕快上山圍剿江洋大盜張臂,打瞭個張臂措手不及,黑夜中,張臂連中幾箭抱著王梅香的孩子負傷而逃,從此張臂就好像消失瞭一樣……

            鐵捕頭前後一思索,終於明白為什麼十五年前那個晚上圍剿之後張臂就從人間蒸發瞭,原來他早已命喪黃泉。張臂一死,本是一大好事,可如今一個更大的難題擺在瞭鐵捕頭眼前,自己的兒子被人劫走,偏偏他的仇傢卻要用張臂的人頭交換。自己拿什麼去交換?

            鐵捕頭突然又想起來十五年前王梅香的孩子,問道:“那孩子現在在哪裡?”

            “什麼孩子?”樵夫不解地反問道。

            “難道十五年前那個晚上,張臂不是抱著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闖入你的傢門?”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張臂闖進我傢門的時候手上根本沒有什麼孩子,就他一個人。”樵夫支支吾吾地說道。

            就在此時,一個少年從裡屋走瞭出來。樵夫立刻叫他進去。鐵捕頭死死盯住那個少年,轉身對樵夫道:“你在撒謊。”

            “鐵捕頭這話什麼意思?”樵夫問道。

            “你根本就不是孩子的親爹,對嗎?”

            “你無憑無據,何來此言?”

            “少年額頭上的胎記出賣瞭你。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十五年前張臂抱走的那個孩子額頭上剛好也有一個這樣一模一樣的胎記。你剛剛趕他進屋,完全是做賊心虛怕我發現,結果反而欲蓋彌彰。

            4

            眼看隱瞞不瞭,樵夫這才道出瞭實情:“其實十五年前,張臂確實懷抱一個嬰兒闖進我的屋內,張臂死後,我們便把這個嬰兒占為己有。因為我們一直沒有自己的孩子,這也是我們遲遲不敢報案的原因。”

            鐵捕頭動怒道:“因為你的一己私欲不來官府報案,你知道耽誤瞭多少事情嗎?我們官府苦苦尋找瞭孩子十五年,孩子的親生母親也因為日夜思念兒子惡疾纏身而亡,同時官府也無辜地囚禁瞭張臂的妻兒十五年。”

            樵夫聽完一言不發。既然那少年的父母都已身亡,鐵捕頭沒有當面把他的身世揭穿,同時他也希望樵夫可以永遠保守秘密,不讓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

            離開樵夫的傢,鐵捕頭感慨萬千,暗嘆人世無常。鐵夫人得知張臂已死更是心急如焚,如今唯一能救自己兒子的籌碼已經沒有瞭,心灰意冷,久而久之變得神情恍惚。

            鐵捕頭聯系不上劫走自己兒子的人,痛定思痛隻好在城內又貼瞭一張告示,大意為張臂早已命絕,希望此人能夠放過自己兒子。

            三日後,鐵捕頭又收到一封匿名信,同樣的筆跡,還是那個人的。信中寫道:既然張臂已死,十五年後必還你兒……

            張臂已死,那人卻仍然不放過自己兒子,劫持者到底和誰有仇呢?鐵捕頭疑慮重重。鐵夫人收到這個消息,精神支柱一下子就垮瞭,當場暈倒在地,醒來後神志不清,就像王梅香一樣又因日日夜夜思念小兒,落得個惡疾纏身,半年不到就撒手人間。鐵捕頭頓時傢破人亡。

            悲憤交加的鐵捕頭再次拿起最後一封信仔細看瞭起來,看到十五年後必還你兒,突然打瞭一個寒顫:難道是他?莫非真是他?

            十五年前另外一樁往事漸漸爬上瞭鐵捕頭的心頭。

            原來十五年前鐵捕頭全力圍剿張臂,張臂負傷而逃,從此下落不明。鐵捕頭計上心來,也為邀功,一狠心抓瞭他的妻子張氏和他七歲兒子張牧雲作為人質,在全城各地貼出告示要求張臂十五日內前來自首,如不來自首他妻兒性命堪憂。十五日已過,張臂的人影都沒見到,一個月,然後是兩個月,再就是一年,兩年,直到十五年張臂都沒出現過。也就是這一年張氏病死牢中,剛好鐵捕頭老來得子,他便心發慈悲放瞭張牧雲,此時張牧雲已經在牢中整整度過瞭十五年,受盡人間孤苦,出獄時已經二十多歲。也就在張牧雲出獄一個月後自己兒子被劫,鐵捕頭怎麼不能懷疑他呢?

            鐵捕頭再次封鎖全城緝拿張牧雲,可把城裡翻瞭個底朝天也不見此人。

            鐵捕頭渾渾噩噩,整日借酒消愁,歲月像把刀子提前把他的蒼老雕刻出來。鐵捕頭一頭思念已故的妻子,一頭思念劫走的兒子,一頭又到處打聽張牧雲的下落,飽受煎熬。他日思夜盼還能見到兒子一面,一年,兩年……頭發斑白的他每天站在門口望穿秋水,張牧雲真的會把兒子還給自己嗎?

            5

            鐵捕頭就這樣默默等待瞭十五年。十五年後的一個秋天,有個衣衫破舊的少年突然闖進鐵捕頭的屋子,找到鐵捕頭目光呆滯地說道:“你就是鐵捕頭嗎?我爹爹讓我把這封信親自交給你。”

            鐵捕頭接過信封打開一看,猶如晴天霹靂。信中寫道:十五年瞭,送信人便是你兒,如若不信,他脖子上掛的那個平安符你應該記得。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你在孩子滿月的時候為他戴的吧。估計此時你早料到我是誰瞭,你害死我母親,你妻子也因失兒而死,我們互不相欠;你無辜囚禁瞭我十五年,我也要讓你與親骨肉分離十五年,我們之間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我曾經痛恨我爹爹是個江洋大盜又貪生怕死,不顧我母子安危茍且偷生,不敢來贖我母子。我們之間早已恩斷義絕,總有一天我要拿我爹爹的人頭祭奠我冤死的母親;我也曾經痛恨你濫用職權囚禁我母子,發誓要讓你們傢破人亡。如今我爹爹已死,你妻子早逝,同樣你也飽受十五年的心靈折磨,傢破人亡。大仇已報,我心再無所恨,孩子還給你,不用找我,我已經遠走高飛瞭……

            人世滄桑,鐵捕頭未老先衰,看著眼前的孩子淚流滿面。他不知道如何向他述說這三十年來的恩恩怨怨。在孩子眼裡,張牧雲做瞭他十五年的爹,自己卻沒盡到半分身為人父的責任,彼此陌生毫無感情,歸根到底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自己無端折磨瞭張牧雲十五年,如今他卻要折磨自己半輩子。鐵捕頭突然“撲通”一聲跪在衣衫破舊的少年面前,對天長嘆:孽債啊,孽債,十五年的孽債……心酸的淚水磅礴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