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eldset id='xulqw'></fieldset>
  • <tr id='xulqw'><strong id='xulqw'></strong><small id='xulqw'></small><button id='xulqw'></button><li id='xulqw'><noscript id='xulqw'><big id='xulqw'></big><dt id='xulqw'></dt></noscript></li></tr><ol id='xulqw'><table id='xulqw'><blockquote id='xulqw'><tbody id='xulq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ulqw'></u><kbd id='xulqw'><kbd id='xulqw'></kbd></kbd>

    <code id='xulqw'><strong id='xulqw'></strong></code>

    <span id='xulqw'></span>
  • <i id='xulqw'><div id='xulqw'><ins id='xulqw'></ins></div></i>
    <ins id='xulqw'></ins>

        <dl id='xulqw'></dl>

      1. <i id='xulqw'></i>
            <acronym id='xulqw'><em id='xulqw'></em><td id='xulqw'><div id='xulqw'></div></td></acronym><address id='xulqw'><big id='xulqw'><big id='xulqw'></big><legend id='xulqw'></legend></big></address>

            沖動的懲罰

            • 时间:
            • 浏览:78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楊春梅懷孕已經8個月瞭。為瞭更好地迎接寶寶的到來,她親自去瞭城裡,和老公李權一起選瞭很多嬰兒用品。

              買好東西,打車回傢。楊春梅坐在車的前排,老公坐在車的後排。楊春梅的傢在林水埡,可司機都不清楚到底在什麼地方。坐在後面的李權就說:“就在城郊,到的時候給你指一下就清楚瞭。”司機說,如果是出瞭城界,就要給返空費的。李權眼睛一白:“什麼城界?什麼返空費?”司機解釋說,城界就是出瞭城區范圍,出租車返回的時候,一般沒有什麼客人,所以,就可以收返空費,算是彌補損失。李權“切”瞭一聲,說根本沒有出城界,所以不要妄想瞭。

              一上車就不愉快,弄得有些尷尬。司機劉星可能為瞭緩和氣氛,或者因為路程有些長,他開始想找些話題來說,便和旁邊挺著肚子的楊春梅聊起來。

              劉星想起當年自己老婆懷孕的時候,模樣和楊春梅一樣,便聊起懷孕的事來。一開口就拉近瞭彼此的距離。劉星關切地問她懷孕幾個月瞭,什麼時候出生?劉星以過來人的身份給她講他妻子的懷孕史,還有懷孕期間的種種經驗之談。楊春梅相當感興趣,一路聊個沒完。

              車子出瞭城,到瞭郊區,劉星問楊春梅傢的方向,楊春梅就開始當起瞭向導指路。幾個路口過後,劉星突然停瞭車,黑臉著轉過來問:“到底還有多遠?”楊春梅說還有幾分鐘就到。劉星就說,那要給點返空費。

              “什麼,又沒有出城界,咋也要收錢,我從來沒有遇到過,你敲詐哦?”坐在後排一直沒有說話的李權突然大聲說道。一路上,這個司機和自己老婆說說笑笑,他心裡就不爽瞭,現在還說收什麼返空費,他不冒火才怪。

              劉星沒有退讓,一本正經地說:“這是國傢規定,有法律條款的,不信可以問出租公司。”字字句句有理有據,李權有火還發不瞭。

              “我們以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情況,而且我們又沒有出城界,就在前面一點,你這樣不是敲詐是什麼?”

              劉星回頭看瞭李權一眼:“兄弟,你要是不付返空費,我就隻好不開過去瞭,餘下的路程,你自己走吧。”李權愣瞭幾秒鐘後一把打開車門,下瞭車。“李權,你下車瞭我咋辦?”一直不作聲的楊春梅喊住瞭李權。李權指著劉星說:“看他咋個對你?”說完走開瞭。

              “劉師傅,還是要收返空費嗎?”楊春梅看瞭劉星一眼。劉星不語,開車往前走著。路上劉星對楊春梅說,他是不會把楊春梅丟在路邊的,不可能把一個孕婦扔下,萬一出現什麼問題,那還瞭得,良心也過不去。

              劉星為什麼要和李權發生爭吵,還把李權丟在路邊,不怕他投訴嗎?

              “前不久報上說過,一個司機甩客,不但罰款,還三年不準開車。”楊春梅說。

              劉星笑笑:“你老公不給返空費,自己下的車,可怪不瞭我,你看你,我還不是一樣送你回傢瞭。”

              楊春梅聽到這話,有點生氣:“劉師傅你惹什麼人不好,偏要惹我老公。他是恨不得你出點差錯,好有機會告你。他最愛的就是遇到什麼事,給報社打電話,拿獎金,就是大傢俗稱的報料員。今天他可以說是你甩客的,還會要你賠他的損失。我是看你一個開車的不容易,剛才你太沖動瞭,你趕緊回去給他解釋一下,把他送回傢,我再勸說一下,就沒事瞭,不要因為一時沖動受到懲罰。”

              劉星哈哈大笑:“小妹你不要生氣,動瞭胎氣就不好瞭,再說,生氣的準媽媽小孩子出生後會哭得比較多。關於沖動的懲罰,你就不要操心瞭。”

              回城沒多久,劉星就接到瞭公司的電話,說有客人投訴他半路甩客,馬上到公司接受處分。

              到瞭公司,正是李權和楊春梅。楊春梅著急地說:“劉師傅,我勸過他瞭,他不聽,說你讓他很沒面子。一定要投訴你,你小心為上。”

              很快,公司派人瞭解到,李權的目的地的確出瞭城界,收返空費是完全合理的,停載是可以的。可劉星沒有這樣做,還護送孕婦回傢。就是說,無罪不說,還得嘉獎一番。

              李權投訴不成,更沒臉面對劉星,灰頭灰腦就要離開。劉星叫住他:“之所以要甩掉你,是你現在還不是一個好的準父親,要讓你好好地受一下教育。”

              這話令李權詫異:“我是不是好男人好父親,你一個大男人就這幾十分鐘能明白多少?我老婆都沒說什麼。”劉星就說瞭,李權現在的性格還太急,容易上火,這樣的態度如何陪老婆度過產期,如何教育孩子?楊春梅不明白劉星是什麼時候看出來李權的急躁性格的。劉星說天天開車,看的人多瞭,也會“看相”瞭。

              李權上車的時候,沒有開車門並扶懷孕八個月的老婆先上車,這一點做得不夠細致。上車後,就一個人坐在後面發呆,不理不問,對於談論的育兒經一概不感興趣,說明他不夠愛小孩子。說到返空費,他的火爆性格就一覽無遺瞭,甚至不顧妻子的安危一個人下瞭車,如何去照顧好就要生產的老婆?讓他走一程路,就是讓他清醒一下。返空費,算是讓他為沖動受到懲罰。

              李權聽瞭劉星的一番話,一臉憤怒和不滿變成瞭一臉慚愧。看瞭看老婆,又看看劉星,說:“大哥一定是一個好父親。”

              劉星笑開瞭:“你也會是一個好父親,因為你會聽取別人的意見。要以老婆為重,不要因為沖動把老婆孩子丟到一邊。加油,兄弟。”兩個大男人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

              一旁的領導卻搖起瞭頭:“劉星要不是當年開車一時沖動,也不會發生車禍,他的妻兒也不會離他而去瞭。”說完,滿眼的淚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