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gwxkw'></fieldset>
<ins id='gwxkw'></ins>

<span id='gwxkw'></span>
<acronym id='gwxkw'><em id='gwxkw'></em><td id='gwxkw'><div id='gwxkw'></div></td></acronym><address id='gwxkw'><big id='gwxkw'><big id='gwxkw'></big><legend id='gwxkw'></legend></big></address>

<dl id='gwxkw'></dl>

<code id='gwxkw'><strong id='gwxkw'></strong></code>

      <i id='gwxkw'></i>
      1. <tr id='gwxkw'><strong id='gwxkw'></strong><small id='gwxkw'></small><button id='gwxkw'></button><li id='gwxkw'><noscript id='gwxkw'><big id='gwxkw'></big><dt id='gwxkw'></dt></noscript></li></tr><ol id='gwxkw'><table id='gwxkw'><blockquote id='gwxkw'><tbody id='gwxk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wxkw'></u><kbd id='gwxkw'><kbd id='gwxkw'></kbd></kbd>
      2. <i id='gwxkw'><div id='gwxkw'><ins id='gwxkw'></ins></div></i>

            金鑰匙的傳說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崔傢姐弟倆,從小就沒瞭親娘,爹給他們續瞭一房後娘。後娘朗氏心地狠毒,容不下前房的孩子。姐姐花令,幼年就許配給東莊李公子,年底就要出嫁,快是人傢的人瞭,後娘還不多麼恨她。最恨的是弟弟文秀,吃閑飯不說,還得叫他去南學讀書。朗氏也生瞭個兒子,才兩歲,想起文秀以後還和自己的兒子爭傢分業,更是哪眼看著哪眼夠,天天在丈夫面前說文秀如何如何孬。天長日久,妻子說什麼丈夫就信瞭。

            都說“有後娘就有後爺,鐵打的心腸也信邪”。這天晚上,朗氏對丈夫說:“我把白面餃子放上毒藥,藥死他!”丈夫沒吱聲。這話被隔墻的花令聽到瞭,第二天就告訴弟弟,“千萬別吃白面餃子。”弟弟就懂瞭。放學回傢後,後娘面帶微笑說:“文秀,你麻利地吃飯,我專門給包的白面餃子,因為你上學太累。”文秀心中有數,說:“我吃黑面的吧,白面的留給你們吃吧。”就把黑面餃子吃瞭,上學去瞭,後娘幹生氣。

            到瞭晚上,朗氏又跟丈夫說:“他想吃黑面的,我就把黑面裡面放上毒,反正躲過瞭初一,也躲不過十五!”這話又被隔墻的花令聽見瞭,又偷偷地告訴瞭弟弟。文秀放學回傢吃飯,後娘笑著說:“你不是願意吃黑面餃子嗎?你吃吧!”文秀說:“平常都是你們吃白面的,這回我也得吃頓白面的!”說著就把白面餃子吃瞭,上學去瞭,把後娘恨得咬牙切齒。

            到瞭晚上,朗氏又跟丈夫說:“飯裡下毒藥不著他,但我非治死他不行,有他就沒有我,有我就不能有他!明天晚上,我們把他捆起來勒死,扔到村後的山洞裡喂狼,叫狼吃瞭,外人誰也不知道。”也是文秀不該死,這些話也巧又被姐姐花令聽到瞭,第二天就對弟弟說:“晚上你別回來瞭,逃命去吧!後娘惱瞭,跟爹說要今晚勒死你,扔到村後山洞裡喂狼。”文秀心中害怕,到瞭下午放學瞭,同窗們都走瞭,隻有他不敢回傢,趴在書桌上大哭起來。

            老師走過來問他,他就把後娘如何下毒、今晚又要勒死他喂狼的事,一五一十地朝老師說瞭。老師氣極瞭,說:“天底下還有這樣狠毒的後娘?我真不相信!你今天拿著我的煙袋,放在你傢的窗臺上,我隨後就去找,到底看一看真假。”文秀就拿瞭老師的煙袋,回傢瞭,老師隨後也跟瞭去。文秀回到傢,先把老師的煙袋放到窗臺上,隻見後娘趕緊地迎出來,說:“兒子吃飯吧。”文秀剛進到屋裡,就被後娘和爹捆瞭起來,嘴裡還塞上瞭棉花套子。緊接著老師叫門,他們就把文秀填到瞭床底下,去給老師開瞭門。

            一聽是老師來找學生的,二人齊說沒回來。老師一眼看見窗臺上的煙袋,說:“你們說沒回來,我就不信瞭,你看這不是我的煙袋?叫他給拿瞭放到窗臺上瞭!”說著拿瞭煙袋,就來到瞭屋裡,“他偷瞭我的煙袋,我得找他!”老師邊說邊滿屋裡看,聽見床底下有動靜,就趴在地上向床底一看,伸手把個文秀給從床底下拉瞭出來,臉色大變,質問後娘:“你們這要幹什麼!殺兒滅子喪盡天良,天下有你們這樣的父母嗎?天理何在!”說著就把繩子解開,扯出瞭嘴裡的棉花套子,說:“走,跟我上學堂去吧。”文秀就跟老師來到學校,老師吃住在一起,傢是不敢回瞭。

            過去教書匠是個窮生意,吃的都是學生湊來的,一點點的工錢也維持不瞭生活。傢有老小的老師養不起文秀,就說:“你也大瞭,到外面去吧!天地之大,還能沒有你存身的地方?學堂離你傢近,說不定你爹娘還來害你,到那時我怕也救不瞭你瞭。”老師給文秀一個佈袋子,裝上瞭一點飯,就送他上路瞭。老師送他,送瞭一程又一程,但“送君千裡終有一別”,老師雖然心中難過,文秀心中也戀戀不舍,但學生還是走瞭。老師在低處看不見學生的身影瞭,就上高處看,文秀也是一步三回頭地高聲喊著老師,師徒二人就這樣悲悲切切地分手瞭。

            文秀走遠瞭,看不見老師瞭,就放聲大哭起來。文秀邊哭邊走,看見前邊走著一輛牛車,車上面坐瞭一個小姐,也正在用手擦眼淚。牛車走得很慢,文秀公子就跟在車後面,直著走下去。小姐擦幹瞭眼淚,看見車後跟著一個十五六歲的書生,長得俊秀,隻是一臉的淚水和愁容,就問:“這位小兄弟,你到哪裡去?你怎麼光跟著牛車走?”文秀說:“我也不知道到哪裡去,走到哪裡算哪裡吧。”小姐說:“那咱都是落難之人,你上牛車來,一塊走吧?看你也累瞭。”文秀就上瞭牛車,把後娘如何害他、容不下他的事對小姐講瞭。小姐嘆瞭口氣,說:“咱倆是同命相連。我是大戶人傢李老爺的千金,也是後娘要害我,要把我嫁給瞭一個惡棍,把我向火坑裡推。我偷著逃出來瞭,也是走到哪裡算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