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i3z5c'><em id='i3z5c'></em><td id='i3z5c'><div id='i3z5c'></div></td></acronym><address id='i3z5c'><big id='i3z5c'><big id='i3z5c'></big><legend id='i3z5c'></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i3z5c'></fieldset>

    <code id='i3z5c'><strong id='i3z5c'></strong></code>
    <ins id='i3z5c'></ins>

    <i id='i3z5c'></i>
  1. <span id='i3z5c'></span>

      <i id='i3z5c'><div id='i3z5c'><ins id='i3z5c'></ins></div></i>

      1. <tr id='i3z5c'><strong id='i3z5c'></strong><small id='i3z5c'></small><button id='i3z5c'></button><li id='i3z5c'><noscript id='i3z5c'><big id='i3z5c'></big><dt id='i3z5c'></dt></noscript></li></tr><ol id='i3z5c'><table id='i3z5c'><blockquote id='i3z5c'><tbody id='i3z5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3z5c'></u><kbd id='i3z5c'><kbd id='i3z5c'></kbd></kbd>
      2. <dl id='i3z5c'></dl>

          紅竹子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明朝嘉靖年間,江南涇縣城裡,有個小夥子叫馬春,喜歡畫畫,他有個十多歲的弟弟,名叫馬秋,馬秋不喜歡畫畫,生性頑皮。

            馬春有個舅舅,住在涇縣的鄰縣南陵縣城裡,馬春自小便喜歡去舅舅傢做客。他舅舅有個做生意的鄰居,人稱“周掌櫃”,周掌櫃有個兒子,名叫周行,周行與馬春的年齡相仿,也十分喜歡畫畫,由於馬春經常去舅舅傢,所以他自小便結識瞭周行,又由於兩人有共同的喜好,所以兩人從小便成瞭一對好朋友,常聚在一起切磋畫技。長大後,周行更是經常不辭辛苦,來到馬春的傢中探望。

            這天,馬春在傢裡畫瞭大半天的畫,感覺有些累瞭,便放下瞭畫筆。這時,他的父親走瞭過來,對他說,馬秋中午出門去玩耍,現在一個多時辰過去瞭,仍沒有回來,讓他趕緊去尋找。

            馬春連忙出瞭傢門,可上街找瞭一圈,卻沒能找到馬秋,一位熟人告訴馬春說,他曾看見馬秋去瞭城外。馬春急忙出瞭城門,四下裡尋找起來。

            找瞭一炷香的工夫,馬春仍沒能找到馬秋,這時,他來到瞭一片小樹林裡,突然,他看見地上躺著一個人,正是馬秋,已經氣息全無。馬秋的脖子上有道深深的掐痕,顯然,他是被人掐死的。

            馬春大叫一聲,差點暈瞭過去,痛哭一場後,他飛快地跑到縣衙,擊鼓鳴冤。涇縣知縣領著一幫捕快、衙役,趕到瞭那片小樹林裡,經過驗屍,發現馬秋確系被他人掐死,知縣連忙派出人手,查找兇手。

            這一查,竟查瞭大半年時間,卻沒有查找到關於兇手的絲毫線索,馬秋被害一案,因此成瞭懸案。馬春整天精神恍惚,連一向喜愛的畫畫兒,也打不起精神來瞭,他的父親便讓他去舅舅傢散散心。

            這天,馬春趕到南陵縣城,來到瞭舅舅的傢中,寒暄一番後,他出瞭大門,向周掌櫃傢走去—近一年時間沒見到周行的面瞭,因此,他急著要見周行。

            敲瞭幾下周傢的大門,門開瞭,周掌櫃把馬春迎瞭進去。馬春在屋裡左看右看,不見周行,便問周掌櫃,周行去哪兒瞭?周掌櫃嘆瞭一口氣,告訴馬春說,大半年前,周行出門遊山逛水、尋訪名師去瞭,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周掌櫃還告訴馬春說,他曾派人尋找過周行,但找瞭一個多月,根本沒有找到周行的蹤影。

            聽完周掌櫃的一番話,馬春不由得很是失望。在舅舅傢逗留瞭幾日後,他回到瞭涇縣。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十年過去瞭。在這十年時間裡,害瞭馬秋性命的兇手,仍不知是誰;馬春的父親離開瞭人世,馬春挑起瞭傢中謀生的重擔,做起瞭生意;馬春每隔半年,都要去一趟周傢,但周行仍杳無音訊,生死未卜。

            這年三月的一天,馬春去遠在六百裡外的廬州府,做瞭一趟生意。做完生意,他去新結識的劉掌櫃的傢中做客。走進劉傢的花廳,馬春看見墻壁上掛瞭幾幅畫,便仔細看瞭起來。看著看著,一幅畫引起瞭馬春的註意,那幅畫畫的是竹子,與通常的竹子不同的是,那幅畫上竹子的竹竿不是綠色的,而是紅色的,像是抹上瞭胭脂一般,煞是好看。馬春一數,畫上共畫著八根竹。

            見馬春被那幅畫吸引住瞭,劉掌櫃走瞭過來,說,那幅畫是他在距離廬州城有兩百多裡路程的定遠縣城購買的。馬春連忙問起詳情來。

            劉掌櫃說,一年多前,他去定遠縣城做生意,結識瞭幾位朋友,一天,在一位朋友傢中吃飯時,遇上瞭一位以賣畫為生的男子,那男子名叫呂勝,能畫一手的好畫。席間,大夥兒說起瞭各自傢鄉的風土人情,聊得很是熱火,呂勝卻默默地站起身,來到一張桌子前,用自己帶來的紙張、畫筆、顏料,畫瞭一張畫。畫兒畫成後,眾人一看,都說那畫兒畫得失真瞭,因為那些竹子的竿兒是紅色的—天底下竹子的竹竿都是綠色的,哪有紅色的?即使是紫竹,桿兒也隻是暗紫色而已,豈能紅如胭脂?

            聽著眾人的評點,呂勝默不作聲,劉掌櫃卻喜歡上瞭那幅畫,當場將它買瞭下來,帶回瞭傢中。

            劉掌櫃還說,其實他也知道,天底下沒有紅色的竹子,但他因為很喜歡,這才買下瞭那幅畫。馬春卻說,他倒是確實見過紅色的竹子。劉掌櫃頓時好起奇來,問馬春在哪裡見過紅色的竹子,馬春一臉感傷地說瞭起來。

            原來,周掌櫃不但做生意是把好手,而且喜歡栽種花草樹木。周傢有一個大院子,裡面被周掌櫃栽瞭許多花草樹木。那個院子裡,有一叢紫竹,有一年,那叢紫竹當中,不知為何,忽然長出瞭一棵桿兒為紅色的竹子,周掌櫃感到很新奇、也很喜歡,於是把那棵紅竹子,連根挖瞭起來,單獨栽種在院子的一個角落裡。後來,那棵紅竹子年年長出新筍,新筍長成的竹子,桿兒也是紅色的。周行也非常喜歡那些紅竹子,馬春去周傢做客時,曾見過那些紅竹子,並從周行的嘴裡,知道瞭它們的來歷。

            馬春的一番話,不禁令劉掌櫃連連感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告辭之時,馬春向劉掌櫃打聽呂勝的住址,因為剛才,他已經決定,要去一趟定遠縣,請呂勝為他畫一幅紅竹圖,並把它帶回傢中,以便寄托自己對周行的思念之情。不料,劉掌櫃卻說,他隻知道呂勝住在定遠縣縣城裡,但卻不知道呂勝的詳細住址。

            第二天,馬春騎著馬趕往定遠縣,到達縣城後,他在一傢客棧裡安頓下來,然後四處打聽呂勝傢住哪裡。馬春原以為,要打聽到呂勝的住址,恐怕要費一番周折,沒想到,他很快便打聽到瞭。原來,呂勝的畫兒在定遠縣很出名,許多人都知道他傢的住址。

            馬春興沖沖地趕到瞭呂傢的門前,扣響瞭門環,不一會兒,一個仆人走瞭出來,告訴馬春說,呂勝去外地作畫、賣畫去瞭,不知何日才會回傢。

            馬春在定遠縣待瞭五天,仍沒能將呂勝等回傢,因為急著生意上的事情,第六天,他隻好離開瞭定遠縣,往涇縣趕。

            一路風塵仆仆,這天,馬春路過南陵縣城,而過瞭南陵縣城,他隻要再趕一百多裡的路程,便能回到自己的傢中瞭。望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馬春忽然心中一動:我何不順道去看望一下舅舅和周掌櫃?

            想到這,馬春把馬頭一撥,來到舅舅傢的門前。和舅舅聊瞭一會兒天之後,馬春來到瞭周傢,見到瞭周掌櫃。周掌櫃告訴馬春說,周行仍然沒有消息。聽著周掌櫃的話,望著那叢紅色的竹子,馬春忍不住一陣傷感,他原準備將他此次在廬州城裡,看見瞭一幅紅竹圖,並去定遠縣尋訪作畫人一事,告訴周掌櫃,但他擔心周掌櫃聽瞭,會更加思念周行,便忍住瞭沒說。而周掌櫃則惆悵道:“周行離開傢時,這叢紅竹子隻有八棵,如今十年過去瞭,這叢紅竹子已有一百八十多棵瞭。唉……”

            聽瞭這話,馬春不由得渾身一震,他清楚地記得,那幅紅竹圖上所畫的紅竹子不多不少,正好是八棵—這個數目,怎麼與周行離開傢的那年,他傢的紅竹子的數目一模一樣?兩者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系?

            回到傢中,馬春越想越感到此事有些蹊蹺,於是,他在傢裡僅僅待瞭三天,便待不住瞭,第四天一早,他策馬直奔定遠縣—他想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到瞭定遠縣城後,馬春找瞭一傢客棧,放下行李,然後直奔呂傢。敲響大門,一位仆人走瞭出來,告訴馬春說,呂勝不在傢中。而馬春則告訴那個仆人,他來自涇縣,想與呂勝交談一番。

            說完話,馬春正要回到客棧之中,忽然,從呂傢的大門裡,跑出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看樣子要去街上玩耍。馬春仔細一看那男孩的臉,頓時呆住瞭,因為那男孩的臉,竟與他的一位朋友小時候的模樣幾乎一模一樣,而那位朋友,正是周行!

            過瞭好大一會兒,馬春才醒過神來,他追上那個小男孩,問瞭起來。小男孩告訴馬春說,他是呂勝的兒子,而呂勝今天出門做客去瞭,要到晚上才會回到傢中。

            回到客棧之中,馬春越想越覺得此事實在是蹊蹺得很:呂勝的兒子非常像周行小時候的樣子,這就說明,呂勝長得很像周行!呂勝畫瞭紅竹圖,而周傢當年的紅竹子正好是八棵……老天,呂勝該不會就是周行吧?如果事情果然如此,周行為何要改姓換名為呂勝?他為何要來到距離南陵縣如此遙遠的定遠縣,又為何整整十年都沒回一趟傢?

            馬春越想越覺得不明白,次日一早,他起瞭個大早,再次來到呂傢大門之外,扣響瞭門環,不料,扣瞭好大一會兒,仍不見有人開門。馬春正在疑惑,呂傢的一個鄰居走瞭過來,告訴他說,呂傢昨夜連夜遣散瞭仆人,全傢人坐著一輛馬車,不知去向。

            呂傢人怎麼忽然連夜離開瞭傢?馬春呆立半晌,腦子裡忽然靈光一閃:呂勝昨晚回傢後,那個仆人肯定向他稟報瞭我這位來自涇縣的男子來訪一事;而他連夜領著全傢人離開瞭傢,一定是害怕見到我。呂勝為什麼如此害怕見到來自涇縣的人呢?對,他肯定去過涇縣,並在涇縣做過虧心事!對,他肯定就是周行!可是,周行在涇縣到底做過什麼虧心事呢?我的弟弟馬秋……天啦,馬秋該不會死在周行之手吧?

            想到這,馬春的身子禁不住晃瞭幾晃。半炷香的工夫後,他才總算穩住心神,回到瞭客棧之中,買來紙、筆、硯、墨,強忍著淚水,畫起畫來。

            馬春雖然已經多年沒有動過畫筆瞭,但他畢竟畫過很多年的畫,因此畫起畫來,仍然很是熟練。那麼,他畫的是啥呢?其實,他畫的不是別的,正是周行的畫像。

            憑著記憶,馬春很快便畫好瞭周行的畫像,當然,考慮到時間已經過去瞭十年,馬春將周行畫得成熟、健壯瞭許多,然後,他手持畫像,到處打聽起周行的行蹤來。

            半年後的一天,馬春終於在距離定遠縣城有三百多裡路程的壽縣的一個小鎮上,打聽到瞭周行的蹤跡:半年前,周行來到那個小鎮上,買下瞭一個宅子住瞭下來,並又換瞭一個姓名,並不再畫畫瞭,整天待在傢中,很少出門。

            馬春當天便趕到瞭壽縣縣衙,向壽縣知縣稟告瞭一切。壽縣知縣半信半疑地派出捕快,將周行抓來一問,周行果然不能自圓其說自己是哪裡人、為何來到壽縣?於是,壽縣知縣派人將周行押到瞭涇縣縣衙,讓涇縣知縣審問此案。

            涇縣知縣請來周掌櫃和周傢的多位鄰居,確認瞭周行的身份,而周行無法解釋自己為何要離傢十年,隻得招認他害瞭馬秋的性命。

            原來,十年前的那天,周行趕到涇縣,想去馬傢,與馬春切磋畫技,無意中在涇縣城外遇見瞭馬秋。生性頑皮的馬秋對周行的畫一陣冷嘲熱諷,周行一怒之下,掐死瞭馬秋,並將屍體拖進瞭那片小樹林裡。接著,害怕被查出真相的周行回到傢中,拿瞭一筆銀子,對周掌櫃說,他要出門遊山逛水、尋訪名師……就這樣,心虛的他來到定遠縣,化名呂勝,住瞭下來,並娶妻生子……沒想到,他最終會因為那幅紅竹圖,而露出瞭真面目……

            周行被判瞭斬刑,行刑的那天,涇縣萬人空巷,而馬春則獨自一人,來到馬秋的墳前,痛哭瞭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