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56nxy'></ins>

    <acronym id='56nxy'><em id='56nxy'></em><td id='56nxy'><div id='56nxy'></div></td></acronym><address id='56nxy'><big id='56nxy'><big id='56nxy'></big><legend id='56nxy'></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56nxy'></fieldset>

    <span id='56nxy'></span>

    <i id='56nxy'></i>

  1. <tr id='56nxy'><strong id='56nxy'></strong><small id='56nxy'></small><button id='56nxy'></button><li id='56nxy'><noscript id='56nxy'><big id='56nxy'></big><dt id='56nxy'></dt></noscript></li></tr><ol id='56nxy'><table id='56nxy'><blockquote id='56nxy'><tbody id='56nx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6nxy'></u><kbd id='56nxy'><kbd id='56nxy'></kbd></kbd>
  2. <dl id='56nxy'></dl>

      <code id='56nxy'><strong id='56nxy'></strong></code>

        <i id='56nxy'><div id='56nxy'><ins id='56nxy'></ins></div></i>

          赴陰曹屢吃閉門羹 返陽間喜接親兒郎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陽城縣董封鄉巖山村有一石匠復姓上官名庚法,手巧技高,為人善良,深受村鄰好評,但卻好人沒好命,不到三十歲就留下妻子和兩個兒子早早走瞭。妻子上官氏含辛茹苦、勤勞儉樸,一把屎一泡尿地拉扯大瞭兩個兒子。大兒子富貴招婿到瞭西窪村,小兒子常貴和母親辛勤勞動,省吃儉用,小日子雖然清貧,但還過得去。誰知禍從天降:一日早晨常貴準備下地幹活,剛出門就聽到雞飛狗跳,知道是國民黨部隊又來抓壯丁,便急忙躲回傢中.母親不放心,慌忙讓兒子從院後墻爬出準備上山逃走。然而有時是倒黴找人,有時卻是人找倒黴,常貴要是不出院子或許可躲過一劫,但剛爬出院墻,正好迎面碰上從山坡上下來的兩個國民黨兵匪,二話不說抓住就走,此時常貴剛滿十六歲。

              常貴被抓瞭壯丁,一走死活不知、渺無音訊。母親上官氏思念兒子,日熬年盼,成天哭成瞭淚人。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十年已過,上官老太盼兒心切、倍受熬煎,迅速衰老下來,五十多歲的人卻已白發蒼蒼、老態龍鐘,常年住在大兒子招贅的西窪村,好在大兒子富貴和妻子小卓厚道孝順,再加上抗戰結束、全國解放,人們的生活一天天好瞭起來,老太太的身體也逐漸硬朗瞭一些。

              大約又過瞭五年多時間,老太太畢竟心靈受過創傷,看到大兒子,就想小兒子。有一天,老太又思念兒子,不覺淚堵心田,一口氣沒上來便昏厥過去,當富貴和小卓發現時已氣若遊絲,夫妻倆強忍悲傷,不敢耽擱,將命懸旦夕的母親送回老傢閻山村,回傢後老太已一命歸陰、斷氣多時瞭。

              由於老太去世突然,夫妻倆毫無準備,急忙找來木匠做棺材,找來裁縫做衣裳,找來鄉鄰去打墳,忙瞭三天才算有瞭頭緒。正當準備入殮之時,富貴發現棺材做的太過瞭草,便要求木匠和漆匠盡快返工,木匠說時間太少,漆匠言時間太緊,幾個人便吵瞭起來,結果木匠發瞭火扭頭就走,漆匠發瞭脾摔門而去。就這樣又耽擱瞭一天入殮的時間。第四天一早,富貴知道喪事拖不起,便隻好拉下臉再去找木匠、漆匠說好話來幫忙。富貴一走,日上三竿也不見回返,小卓一個人坐在爐坑上往鞋上掛白佈,忽聽身後有響動,扭頭一看老太太在坑上一動一動的掙紮,嚇得小卓尖叫一聲跑出屋外。這時富貴和木匠、漆匠正好一起進院,聽說老太太要起來驚得頭皮直發涼。木匠說這是驚瞭屍,趕快去找陰陽先生擺置。漆匠說這是炸瞭屍,趕快牽來小黑驢來鎮。正當富貴嚇得臉色煞白、六神無主之際,卻聽到瞭母親清晰的呼叫聲。富貴戰戰兢兢進瞭屋,母親已經快坐瞭起來,嚇得富貴腿一軟爬在地上磕頭如搗蒜。母親說兒啊你別怕,我回來瞭,快快拿桶來我要吐,富貴才大著膽看瞭母親一眼,見母親兩眼轉動果然活生生的,真是喜出望外、驚喜交加,急忙叫小卓拿來瞭桶,老太已經大口嘔吐起來,一口口黑酸臭水足足吐夠半桶方才止住。

             上老太吐完後,競心清氣爽、說話硬朗和先前判若兩人,人們湧進屋內好奇地向老太探問究竟。老太款款地說:那一日我忽然又想起瞭我那可憐的小常貴,沒想到一股淚競流入氣管憋得我魂飛體外,我如一根雞毛輕飄飄、晃悠悠飛在空中不知所歸,忽然一陣陰風吹來,把我吹在一個不見天日的陰森森的村莊裡。我一個人走在村裡的圪洞中,競傢傢關門閉戶人鬼不見,那圪洞洞深不可測沒底沒頭,我走啊走怎麼也不見透明,後來我實在走不動便拍門請求進去歇息討口飯吃,可是誰也不給開門。我在一傢門外苦苦哀求,才聽到院子裡一人甕聲甕氣地說,門外有缸,缸裡有水,你走一傢喝一口喝夠瞭再說。這時我才發現,每傢院外都有一口水缸,裡面盛著滿滿的像是泡酸菜的水酸臭無比,但央求人傢不能不喝,我走一傢喝一口,實在喝的撐不住瞭,才隱隱的聽院裡有人說,你回吧,你回吧,這裡沒人收你的,你趕快去董封村頭的集市上接你兒子常貴吧。我正驚疑不定,忽然打瞭一個激靈,好像從夢中驚醒,偌大的村莊不見蹤影,我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索嶺山上,又遠遠地聽到你在咱院裡和木匠、漆匠吵架,所以我才急忙走瞭一夜趕瞭回來。

              老太一席話,讓所有的人驚異不止、目瞪口呆。富貴更是直愣愣張著嘴半天閉不上。老太急瞭說你還不趕快去接你兄弟回來,還在這裡憨乎乎的等甚瞭。富貴將信將疑,但又不敢不去,隻好找來一匹馬騎上匆匆忙忙來到董封村。董封村南頭的泊池邊也確實正在趕集。他剛來到賣扁擔籮筐等山貨的市場邊,就見一個賣肉丸的攤上坐著一個小三十歲的人,依稀在哪裡見過,富貴便蹭瞭過去,細看不覺大吃一驚,確實是常貴。因為常貴小的時候被開水燙過,臉上留下瞭一塊傷疤,面容雖記不清晰,但疤痕卻是印證,便叫瞭一聲常貴,常貴抬頭一愣,哥哥雖然年歲大瞭,但仍認得出來,哥弟倆悲喜交加,緊緊抱在一起。

              兩個兒子一起回傢,老太太早已在村頭等候,看到兒子安然歸來,喜從天降,一傢人又是悲喜一場。

              原來常貴被抓瞭壯丁後,稀裡糊塗編入瞭國民黨的部隊,又昏頭昏腦地和解放軍開瞭幾仗,這些被硬抓硬扯去的兵,留戀親人思念故鄉怎能打仗,真是打一仗敗一仗,一路潰敗到福建境內時被解放軍俘虜瞭過來。到瞭解放軍的部隊受到瞭優待和教育,並積極參加瞭當地支前民兵的行列,幾年過來還立瞭三等功受到瞭表彰。戰爭結束後當地政府本來打算讓他參加工作,但他思念母親和傢鄉,便一路千辛萬苦尋找瞭回來。到瞭董封村卻意外地遇到瞭兄長。

              母親聽瞭,知道是冥冥之中,有蒼天佑護,真是好人有好報,從此更加虔誠拜佛,常貴和富貴也更加孝敬母親,一傢人其樂融融。老太太遇上瞭新中國的好日子,耳不聾、眼不花,競還能紡花織佈,納底繡花,三年後才無疾而終。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個故事離奇,因為不近科學、不合常理;但口述者少年時是西窪村人,小時候常常聽大人們講起,是親眼所見、有人為證。所以,隻好由讀者自己決定瞭,信不信?由你!  本傢叔父:燕土生 口述 作者:燕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