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0gzmf'></dl>

<code id='0gzmf'><strong id='0gzmf'></strong></code>
<i id='0gzmf'><div id='0gzmf'><ins id='0gzmf'></ins></div></i>

<fieldset id='0gzmf'></fieldset>
  • <tr id='0gzmf'><strong id='0gzmf'></strong><small id='0gzmf'></small><button id='0gzmf'></button><li id='0gzmf'><noscript id='0gzmf'><big id='0gzmf'></big><dt id='0gzmf'></dt></noscript></li></tr><ol id='0gzmf'><table id='0gzmf'><blockquote id='0gzmf'><tbody id='0gzm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gzmf'></u><kbd id='0gzmf'><kbd id='0gzmf'></kbd></kbd>
    1. <acronym id='0gzmf'><em id='0gzmf'></em><td id='0gzmf'><div id='0gzmf'></div></td></acronym><address id='0gzmf'><big id='0gzmf'><big id='0gzmf'></big><legend id='0gzmf'></legend></big></address>

    2. <span id='0gzmf'></span>

        1. <i id='0gzmf'></i>
            <ins id='0gzmf'></ins>

          1. 寸草不生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丝袜美女视频_丝袜美女写真_丝袜美腿视频

              南宋年間,邛州蒲江有一個人叫魏瞭翁,足智多謀,為人正直。慶元五年,魏瞭翁進京趕考,到瞭連雲山。在一戶破落的院門前,他看到一個老嫗往院門上掛瞭根繩子,站在小板凳上,就要把頭伸進去。

              魏瞭翁大叫:“老人傢,不可輕生!”

              老嫗的眼淚撲簌簌地往下落,說道:“我傢的田地被阮霸天搶瞭,兒子又被打死,我還活著做什麼?”老嫗說完,蹬掉小板凳,一心求死。魏瞭翁連忙跑過去,抱住老嫗的腿,把她救瞭下來,說:“你有什麼冤情,隻管對我說,我魏瞭翁一定能為你報仇雪恨。 ”

              老嫗聽瞭,激動地抬起頭說:“你就是足智多謀的魏瞭翁?早聞先生大名,請你為老身做主……”

              說起這老嫗,傢有幾畝田地,和兒子相依為命。可阮霸天看中老嫗傢的田地風水好,要修大宅院,想出低價買走老嫗傢的土地,老嫗和兒子堅決不答應。幾天以後,老嫗兒子進山砍柴,被人打死在山中。阮霸天還拿出一張字據,說老嫗兒子把那幾畝田地輸給他瞭。

              老嫗知道兒子從不賭博,肯定是阮霸天殺害瞭兒子,用他的手指畫押。老嫗去縣衙擊鼓鳴冤,縣太爺狀子都不看,杖責老嫗二十大板,把她趕瞭出來。阮霸天平時惡霸一方,和縣太爺串通一氣,幹瞭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魏瞭翁憤憤不平道:“這世上還有如此惡人!我一定想辦法,為你兒子報仇。”他細細打探瞭阮霸天的情況,知道阮霸天是一個很迷信的人,他爹死後,他找瞭十二個陰陽先生,才選中現在的墓地。

              魏瞭翁對阮老爹的墳墓十分好奇,就讓老嫗帶他去看。這阮老爹的墳墓還真不錯,背靠青山,前有小溪,遠處一片田園,視野十分開闊。

              老嫗在旁邊說:“都說阮老爹的墳葬得好,阮霸天作惡才不被懲罰,有阮老爹護佑呢。”

              魏瞭翁繞著阮老爹的墳墓走瞭幾圈,發現墓地一側幾丈遠處長的玉米,比別處的矮瞭許多,顏色還發黃。魏瞭翁蹲下去細看,見有一股黃水從玉米地下滲出,流入小溪。他用手捧瞭點黃水放在鼻子下聞瞭聞,接著站起來,信心十足地說:“老人傢,我有辦法治阮霸天。你回傢好生歇著,等我的消息。”

              老嫗不放心地一再交代:“阮霸天從小練武,一把長刀舞得虎虎生風,先生一定要小心……”

              別過老嫗,魏瞭翁去瞭連雲鎮,住進仙雲客棧。放下行李,出瞭客棧,魏瞭翁換上破衫,在臉上抹點黑泥,又找瞭一根竹竿,假裝成瞎子。接著,他找瞭個最熱鬧的巷口擺起地攤,面前一張紙上寫著:摸骨算命。命好你給我一文錢,命賤我給你一兩白銀。

              這奇特的算命方式,引來很多看熱鬧的人。一個漢子伸出手,魏瞭翁摸著他的骨頭,聞到他的身上有一股腥臭味,便說:“你陽骨大,陰骨小。祖上積德,牲畜成群,衣食無憂,好命!好命!”

              漢子摸出一文錢,遞給魏瞭翁:“先生算得真準,我在馬廄幹活。”

              這時有人大聲起哄:“這瞎子是蒙人的,我們的命都好,他就隻賺不賠。”

              魏瞭翁瞇起眼睛,看到仙雲客棧的夥計也在人群中,想起自己住店的時候,聽到老板娘說夥計剛死瞭老婆。於是魏瞭翁拿出一兩白銀,放在地上說:“如果有人命不好,這銀子就是他的瞭。”

              見到銀子,大傢都伸出手來。魏瞭翁瞅準夥計的手,緊緊捏住,然後慢慢摸骨,搖頭晃腦地說:“賤命啊!他骨中帶刺,刺中帶血,後骨淒慘。他傢有亡故之人,且是他最親密的枕邊人……”

              夥計說不出話來,眼淚直往下流。魏瞭翁拿起銀子,放在夥計的手心裡。有認識夥計的人叫瞭起來:“這瞎子算得真準,他剛死瞭老婆!”

              於是,瞎子摸骨算命神準的消息,很快傳遍連雲鎮,魏瞭翁的算命攤前排起瞭長龍。

              過瞭不久,一匹快馬飛奔而來。有人叫瞭起來:“阮霸天來瞭!”

              魏瞭翁瞇著眼睛,看到阮霸天長得五大三粗,腰上別著一把長刀,一臉兇相,他跳下黑馬,來到算命攤前,不聲不響伸出手。魏瞭翁捏著阮霸天的手,眉頭緊鎖,過瞭許久才說話:“此骨奇特,陰骨壯,陽骨小。”

              阮霸天等不及瞭:“到底是好命還是賤命?”

              魏瞭翁不緊不慢地說:“此骨出豪門,享盡富和貴。美女結成群,人心都別離。”

              阮霸天暗暗點頭,算得真準,他搶回傢的娘們多,雖然長得美,但沒一個和自己貼心。

              魏瞭翁繼續說:“頭頂大樹,殘枝破葉。祖上積德,福氣用完。賤命,我給你一兩銀子。”

              阮霸天驚呆瞭,這瞎子居然敢說自己是賤命?魏瞭翁的眼睛瞇成一條縫,看到阮霸天的臉上陰雲密佈,就又給他來瞭一句狠話:“不出一月,老爺必有大難。”

              阮霸天是聽人說瞎子算命十分準,才慕名前來,此刻也驚疑不定:“先生乃世外高人,請為我解除禍端。”於是,他硬拉魏瞭翁進瞭阮府。

              阮霸天好酒好肉伺候,魏瞭翁酒足飯飽,點起香燭,嘴裡念念有詞:“你傢的祖墳偏瞭偏,阮傢福氣要用完。若要避過當頭禍,祖墳往旁挪一挪。左邊是青山,右邊是銀川,如要紅運照,長椅要坐端。”

              阮霸天聽不懂:“請先生明示。”

              魏瞭翁說:“給你爹看地的先生留瞭一手,後面是青山,如一把長椅,隻有坐在當中,才能安穩。可你傢祖墳葬偏瞭一點,如同坐在三腳凳上,就會出現禍端。”

              阮霸天不相信,馬上跑去看瞭祖墳,真的如魏瞭翁所言,沒葬在青山當中,偏向右方。

              魏瞭翁被阮霸天拉到瞭阮老爹的墳前,他微微一笑,拿起羅盤轉來轉去,嘴裡念念有詞:“祖墳坐長椅,金銀堆滿倉。祖墳靠青山,兒孫考高官。”

              阮霸天按照吩咐,讓下人跟著魏瞭翁的腳步,在某處撒上石灰,標記挪墳的位置。接著,阮霸天站過去一看,這瞎子真是厲害!剛剛好在青山中間。

              挪完祖墳,阮霸天卻分文沒給,就把魏瞭翁給趕走瞭。奇怪的是,從那以後,不管阮霸天在墳頭栽什麼草,都會枯死,阮老爹的新墳上寸草不生。

              都說墳頭無草是兇兆,連雲鎮的人更在瘋傳,說阮霸天作惡多端,氣數將盡,搞得阮霸天整天心中惶惶。

              可阮霸天不甘心,這天又帶著幾個惡奴出去招搖。他看到一個美艷的農婦在采茶,色心又起,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強搶民婦。

              村民們平時敢怒不敢言,如今想到阮霸天氣數將盡,壯起膽子,拿著鋤頭鐵鍬往阮霸天一夥沖去。看著村民氣勢洶洶,想到沸沸揚揚的傳言,惡奴們害怕瞭,猶豫著都止住腳步,隻有阮霸天一個人沖在瞭前面。

              這下好瞭,村民們的鋤頭鐵鍬都往阮霸天砸去。以阮霸天平時的武功,隻要奮起反擊,還是能夠逃命的,可面前這村民造反、無人相幫的陣勢,讓他雙腳發軟,使不出力,終於被打死。

              大傢都說瞎子摸骨算命厲害,挪瞭阮老爹的祖墳,破瞭阮霸天的福根,他才遭到報應。

              魏瞭翁聽瞭暗暗發笑。他當初去看阮老爹的祖墳,發現玉米地下流黃水,知道那下面肯定是硝土。於是他利用迷信,假扮算命先生,讓阮霸天挪祖墳,那下面的硝土就正好蓋在瞭墳頭上,可不就是寸草不生嗎?